南山。

zyl男粉,面面亲爸粉。爱写迟勤和面面,
暴躁型同人文写手。我瞎写你瞎看

【迟勤】 《繁华梦》终

八月十五,是阿生的满月,迟瑞好早以前就命府里的人准备满月酒的事了。





名单是迟瑞和迟老夫人商量后才拟定好的,请了各个商铺的管事,掌柜,亲戚朋友,还特意去了别院将知夏接了过来。






到了晚间,宾客陆续拿着拜帖登门,迟瑞忙着去前院应酬接待,派了贴身小厮过来传话让我别饿着自己,先让小厨房做些吃的垫补一下,喜宴还要过一个时辰才开。





知夏由着小丫鬟引路,来了我这院子。一进门就被床上的阿生吸引了目光,她朝着我笑笑,便坐在了床边逗弄着床上的小团子。





“这孩子真可爱,像你,这眉眼倒是像极了迟大哥的。”知夏看着床上的阿生,眉目温柔的说着。





她向来喜欢孩子,我是知道的,她的那段经历我以前听迟瑞说过,现在听她这么说倒也有些酸楚。自从除夕那次她帮了我,我同她倒变的比以前熟络了不少,原先我怀着身孕时,她也顺道瞧过我的。





“你这么喜欢阿生,不如以后你当他的小姑姑吧,左右你和阿瑞也是常互称兄妹的。”我笑着看她。




她眼底闪过一丝惊异,随后激动的看着床上的小娃娃,略带哽咽的说“我……真的可以么?”阿生在床上乖乖的待着,歪着头看向知夏,随后笑开了眉眼,伸着小手好像在和人讨着抱。





“你看,阿生很喜欢你这个小姑姑呢,不如你抱抱他吧。”我笑着看向她,同她说着玩笑话。




知夏在床边犹豫了好久,在我鼓励的眼神下,终是伸出手将床上一直求着抱抱的阿生小心的抱在怀里,由着阿生满脸好奇的拨弄着她身上的配饰。





我同知夏在房里说笑了好一阵之后,迟瑞派了人来后院传话,说是前院酒席要开了,让我们过去。知夏帮着给阿生换了衣服,然后同我一起抱着阿生走出了园子,去了前院。





酒席上,族中长辈们一个劲儿的夸着阿生讨喜,神态眉眼之间像极了迟瑞,将来长大也定是个有出息的孩子。迟家奶奶听后,脸上喜色更重,笑着直点头说迟瑞娶了我才是真正的有福的,夸的我脸上发烫的厉害。





阿生倒不怕生的很,一晚上只用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众人瞧,在我怀里一会儿伸伸小手,一会儿踢踢小腿的,惹得桌上的人直笑。



迟瑞招呼过众人后,坐到了我们这桌,凑到我旁边逗弄了一会阿生后,边和桌上的人交谈边拿筷子往我碗里夹着菜,没多久我面前小碗里的菜便堆积如山了。



宴席散后,迟瑞一手抱着早已呼呼大睡的阿生,一手紧牵着我回了园子,刚到门口,他就传了几个丫鬟去备热水进来。




我同他在房里歇了一会儿,才起身去了外间的浴桶里沐浴。他脱了衣裤,一副无赖样的同我挤在同一个浴桶里,时不时的逗弄着我,引得我一阵惊呼。





“阿生还在里面,你别乱来吓醒了孩子。”我甩他一记白眼,没好气的数落着那不安分的人。




他凑过来捧着我的脸深吻许久,才老老实实的收了动作,在对面清洗着身子。“阿生今天在咱们屋里睡吧,今天就不让奶娘过来了。”



我听后心里自然是欣喜的,当即点了点头。



沐浴后,他小心的扶着我跨了出来,拿着旁边干净的巾帕替我擦着身子上的水,替我穿衣服的时候手不老实的在我胸和雪臀上揉捏了好几下,惹的我差点吟出什么动静。他看着我,不停的在一旁偷笑,外间逗弄了许久才将我横抱回了里间,放到床上。





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锦盒,献宝似的打开,让我看着里面的那个长命锁,他伸出手将那金锁拿了出来,笑着同我说“这个是我亲手为咱们阿生打的长命锁,只愿他平安喜乐,长生顺遂。”




这个男人总是这样,从来不像别人那般擅长花言巧语,他只是默默的宠爱着我,呵护着我和阿生。他看我一直盯着他瞧,笑着伸手将我揽进他怀里,凑在我耳边说“允卿,红尘有幸识你,我很欢喜。”




我没有说话,由着他搂着,听他在我耳边说着那些平日很少说的情话。只是过了没多久,那人的手便不安分了,我脸上一热的将他伸进我中衣里的手拿了出来,“别闹,阿生还在旁边睡觉的。”



他带着几分耍赖的舔弄了几下我的耳垂,暗哑着声音说“阿生睡得死,不会醒的,我们动作轻点。”


我还没来得及拒绝,他便更加无耻的抓过我的手,放在他那早已坚硬不已的胯间之物上,“允卿……我憋得厉害……”



他将头枕在我的颈肩,时不时的啃咬着我的耳垂,惹得我浑身一阵阵酥麻,瞧着我有些瘫软的模样,他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扣着我的后脑,用力的吻着我,没多久我便气息凌乱的由着他胡来了。



因阿生在我们旁边,所以我一直用手捂着嘴,没敢叫出什么声来,他瞧后故意的顶弄了好几下,险些要了我的老命,我有些嗔怒的回过身子狠掐了他一下,他才老实的贴着我放柔了动作。



一次欢愉尽兴后,他便将我重新收回怀里紧紧的搂着,我在他怀里缓了许久,呼吸才慢慢平复下来,眼底也恢复了清明。



“允卿,我爱你。若是有来生,我还想遇见你。”



我的手轻轻抬起,抚着他棱角分明的面庞,柔了目光的点头,“若真有来生,我还想和你过日子。”


他注视着我,眼底满是情深温润,听我说的那句话后,他抬着我的下巴轻啄了一下我的唇,“说话要算话。”



我看着他,心跳的很快,回望着他深邃的双眸,我勾上他的脖子回吻着,许久,我才环着他的腰身,躺在他的怀中。



那人的怀抱,真是温暖啊。



我靠在他的怀里,听着他稳健的心跳,心里不禁的想着,不管下辈子还能不能再遇见他,这辈子能同他在一起,能这样好好的过日子,我知足了……









评论(17)

热度(152)